第一部分 窥见另一个世界

 

梅莉和莲子坐在那个只属于怪人们的小酒馆里。

手中,是那一面包含着境界之力,能够看到幻想乡的镜子。先前那位吸血鬼猎人在确认了幻想乡的存在后,便即刻动身前往,然而,迷路来到这条小巷的你,也坐在那个小酒馆里,一言不发地喝着闷酒。

你只是一个在京都里迷路,而转到这条不起眼小巷的普通路人,说普通,只是因为,你没有任何奇特的能力——只是现世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罢了,毕竟魔法什么的,即使有也不可能在你自己身上出现啊。

进门之后,你只按照老板的指引,要了一瓶特制的苹果就,坐在那里慢慢地喝,消磨着自己的时间。周围交谈的内容,你只是当做吹牛的故事听着,毕竟在这里说自己刚刚斩掉了某条凶恶的魔龙,或者说前天成功使用仪式召唤了恶魔,在这个科学正在逐步扫清愚昧,幻想虽说不被排斥,但仅仅被归结为“童心未泯”的时代,这种怪谈,和你小时候听到的童话故事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

下班之后,你偶尔会去玩几盘东方——然而,所有东方的玩家都熟悉那一句在进入页面的话。“本作品纯属虚构,登场的人物已遁入幻想”,毕竟只是一个虚构的世界,一场游戏一场梦,一个架空的世界观,又有什么追究的必要呢?或许,这些人物,只活在那一个啤酒付丧神的脑中吧。

当莲子将那面镜子递到你面前的时候,你只是以为是一面普通的镜子,便接了过去,反正闲来无事,照照镜子整理一下自己也不是不行。然而,当你认出莲子,同时瞥见镜中的景象时,你呆住了。

啪。

镜子从手中滑落,摔在桌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你颤抖地将镜子重新拿起,那是自己在游戏中再熟悉不过的场景——竹林,红魔馆,博丽神社,如果说,这只是一个先进的AR显示屏的话,或许你还不会如此惊讶,但是,当这一切如此真实地展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真的被震惊到了——或许更大地来说,是惊吓。

幻想乡,原来是真实存在的。原来,秘封的二人,也如此真切地生活在你的身边,那些怪谈,很可能是真真切切发生在周围人身上的经历。

 

你倒吸了一口凉气,既然幻想乡真实存在,那必定可以进入,按照你对于莲子和梅莉的了解,你应该可以直接跟随她们前去境界线的位置,但是,由于你是外界的常识者,你也只能按照她们的方法,通过梦境进入幻想乡,或者,直接找到境界线的位置。

你走向她们,清晰地念出了她们的名字。她们微微一愣,便邀请你坐在她们身边。这个世界上,第一次有了想要进入幻想乡的普通人。并且,一个更大的原因是,梅莉和莲子在撰写燕石博物志的时候用的是笔名,连周围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,你是怎么报出来的?

“我想去那里看看”你用着近乎恳求,但是充满着狂热的语气,询问着,然而莲子和梅莉再次将镜子递给了你。

“我知道你说的那里是什么地方。然而,现在连我们也不清楚下一个境界线会在哪里——你既然认识我,那应该也清楚我的能力是被动而不是主动的。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现世的博丽神社那里,是一个固定的境界交界处,或许你可以去那里走走。”梅莉将手镜柄上附带的一个小镜子取下,交到你的手上,“或许这个小镜子能够帮你找到境界线。如果你运气足够好,我觉得你是有可能成功进去的。”

你看向那个直径不到3公分的小镜子。镜中,也是那样一派幻想乡特有的景象,虽然视野范围很受限,但是已经足够你辨认出地点和位置了。

或许,今晚就应该动身,前去幻想乡走一趟?

 

 

第二部分 跨过“镜”界

 

你走出了酒馆。刚刚的一切,似乎真的就像一场梦一样——然而手中的小镜子,不断地提醒着你,这是现实。

你离开了那条小巷,试图打车回到你的住所。你决定了今晚就动身前去现世的博丽神社一探究竟,既然那里是自己的心之所向,就没有理由再等待。作为外界人,或许没有可能彻底在幻想乡定居,但是,前去旅游一趟,至少应该还是可以的吧。

既然去往幻想乡是一场远行,那必须先打包好行装,人里估计是没有给外界人准备的住所,并且你带着的货币跟幻想乡里的根本不互通。所以,你决定先回家去带好东西,并且带上一些幻想乡里面不曾有过的东西,说不定到时可以换取一些生活用品?

 

你离开了那条小巷。你注意到先前脏乱的街道变得宽敞又干净,周围的排水井盖也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奇怪样式的排水口。进酒馆一趟,怎么外面变化这么大?你一脸狐疑地走上了主路。

眼前,不再是21世纪京都的样子,而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未来。或许,这就是《梦违科学世纪》里面那个科学高度发展社会的样子?好家伙,难不成自己提前幻想入了?

你也不再多想,既然回不去了,那就直接动身前去博丽神社。如果没有差错,博丽神社的位置,应该在原来的城岭神社那里。由于两边世界内的地名几乎相同,并且得益于科学世纪的免费公共交通,你轻而易举地就登上了前往长野县的列车。

 

列车很快,你趁着太阳落山之前,成功抵达了博丽神社。夜晚的神社四下无人,你走在神社的参拜道上,寻找着境界线的痕迹。寻找境界线的方法其实很简单,就是对准一个位置,如果你的镜子能够不借助反射就能够透出幻想乡里面的景色,那就是境界线寻找成功了。并且,既然小镜子能够映出那边的景象,将镜子拓展开来,组合成一面大镜子,应该就可以穿过境界线了吧。你决定到神社后的湖边,将镜子放入水中,只要水面平整,镜子边缘和水面平齐,应该就可以做到了。

你轻轻将镜子放进了水里。镜子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,由于水面有一定的张力,所以镜子稍稍露出水面的部分,还是平滑地和水面连成了一个整体。

万事俱备,只差一跃。

 

 

第三部分 结界的异动

 

你扑进了那篇如镜般的水面。

噗通。

你被浸了个透湿,然而仍没有穿过那一条境界线。或许是因为你的小镜子和水面的结合程度不一,导致它们没能结合成一个足够你进入的整体,所以最终没有通过境界线。然而,在某个瞬间,你注意到水面突然放出昏暗的光芒,虽然不明显,但是还是被你捕捉到了,证明那一瞬,那个世界的景色映照进了境界的这一侧。

看起来,方法是正确的,然而实践起来极其困难,即使只是把脚插入水中,也会产生大量的波纹干扰水面的平整程度。或许,不用水其实也可以?然而此时浑身湿透的你,不愿意再思考更多的东西,只想先找个地方把自己弄干,你想起了旁边的神社。

夜里的博丽神社,没有一个参拜客,正殿之中,也没有什么人,毕竟神社如此偏僻,除了某些夜行的动物,大概不会有什么其他东西前去这里吧。

很可惜,冷清的神社里面,连一个可以烤干的电吹风都没有——不过这是科学世纪,或许有类似于这样的东西,只是你完全不会用,或者找不到罢了。

这一夜,应该怎样度过呢?

 

幻想乡里。

清丽的月光,斜斜地照在神社的参拜道上,八云蓝从下面跑上台阶,敲开了神社的门。

“这么晚了,找我有什么事么?”灵梦打开了门,看着八云蓝慌张的样子,这大晚上的,不会人里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?

“这次有些奇怪...刚刚结界边上有一阵异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大结界上开了一道口子,然后很快就关上了,但是并没有探测到任何东西进出,所以我过来问问你这边有没有感觉到什么”八云蓝一脸愁容,这还是第一次碰见在幻想乡的结界上直接打洞的,但是,打了洞却没有东西进出,这比打洞本身更加奇怪。

“刚刚正在和皮丝聊天所以没注意...”灵梦倒是显得十分从容,大不了就是又一场异变,是人是妖直接退治掉就行了,“这个洞,是从外面打的?”

“这看起来是唯一的解释了...”八云紫从隙间里走出,“我现在直接前往外界的博丽神社看一看,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突破两层境界,或许我们也需要开始准备了。至少,现在不能排除有人准备强攻幻想乡的可能性,对吗?”

 

回到现世。

你缩在神社里,瑟瑟发抖。虽然天气并不冷,但是你即使脱掉了你几乎所有的贴身衣物,水汽的蒸发还是显著降低了你的体感温度。

黑暗里,传来一阵脚步声。借着外面照进的些许月光,你看见了那个脚步的来源。

然而,还没等你反应过来,你感到一阵眩晕,失去了意识。

 

 

第四部分 这是什么东西?

 

你醒来。

你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。这个空间的墙壁,长满了眼睛——与其说长,不如说是铺,那些眼睛更像是一个有着重口味癖好的人的装饰。凭借着你之前的记忆,你认出了这里,八云紫的隙间。好端端的在神社里里面过夜,怎么会莫名其妙被抓进隙间里?

“你醒了?”八云紫走过来,看着被束缚住的你,“这个东西是什么?”

你看见了八云紫手上的东西,那是莲子给你的小镜子,“这是莲子和梅莉给我的...”

听见那两个名字,八云紫稍稍楞了一下,随后看向那个镜子,“那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名字吧?”

“八云紫...大人,应该是这样叫您吗?”你诚惶诚恐地回答着问题,生怕惹怒了她,被抓过去变成罪袋,那可就麻烦了。

“不需要叫大人,叫我八云紫就行。那两个人类既然愿意把这个东西交给你,想必你也是对于幻想乡很熟悉吧。现在我需要读取一下你的记忆来确定一下我的推断,希望你不要抵抗——你也应该清楚抵抗的痛苦”,你感到你的意识被某种力量侵入了,随后又归于正常,你周围的束缚被瞬间放开了,“有意思...看起来,你不只来自于外界,你是来自于外界的外界,看起来,你那一重境界也成功突破了。既然你只是来游历一趟的,所以对你并没有特殊的要求。现在我将解开在你身上的所有限制,我先安排你在人里住下,你今晚先暂时不要出来就行了。还有,因为你的特殊来历,你需要一个在幻想乡当中使用的名字——你叫什么名字好呢?”

你想起了莲子,还有秘封俱乐部的会长,既然进入幻想乡的两位外界人都姓宇佐见,你化名这个,其实也不是不可以,这也更能被接受。莲子,堇子...干脆就叫静子吧——刚好你是因为一把镜子进入了幻想乡,取这个寓意,或许也不是不可。

“宇佐见静子...好名字。那么静子小姐,欢迎来到幻想乡——”八云紫打开了隙间的出口,你来到了人里之中,“旅店就在铃奈庵边上,你应该找得到。还有,这个东西还给你”把那把小镜子扔给你之后,八云紫便消失在隙间之中。

 

博丽神社。

灵梦听说了你的到来大吃一惊,准备即刻动身前往你暂住的地方。

“没必要带上符卡和驱魔棒...她就是一个普通人,连弹幕都不会,你就拿上御币就行了,况且,不必要现在就出发”八云紫喊住了准备符卡的灵梦。

“那就明天我们把魔理沙她们叫来,一起过去看看?”灵梦放下了御币。

“我读取了她的记忆,看起来她明天白天还需要回到外界工作,所以,这一次只能算是一次仓促的旅行,明天中午她就需要离开。并且,外界其实有很多知晓我们存在的人...所以,我准备跟她谈好之后,先准备一份能够证明幻想乡存在的礼物给她——我相信她还会再来的。”八云紫说完,便回到了隙间。

 

 

第五部分 仓促的送别会

 

第二天早上。

你在旅店之中醒来,却看见八云紫坐在你床边的椅子上。

“看起来你还需要回去工作呢...幻想乡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慢,所以现在在你外界的外界,大概也已经是早晨了吧。所以,在你离开之前,我们准备给你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——”

灵梦从门外走进,递给你一个笔记本。笔记本上挂着你的那个小镜子,贴着灵梦的符札,以及八云一家的签名照。

“距离我将你送出去之前,你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。虽然你只是在这里住了一晚,连你原来‘旅游’的目的都没能达成,我们还是决定在博丽神社搞一个简短的送别会,到时到场的所有人都会在你的笔记本上贴上自己的签名照,或者是带有自己特色的东西。所以,你现在收好自己的东西,准备出发吧,这个隙间入口直通神社,我们在那边等着你。”八云紫和灵梦走进了隙间,留下你和那个笔记本。

外界的外界,原来你两次幻想入的事情,也被八云紫读取了,也证明八云紫有着能够二次穿透境界的能力。不过现在,只需要带着这个笔记本,前往神社就可以了,后面的事情,就交给未知的未来吧。

 

博丽神社。

不大的神社里,挤满了为你前来送行的人们——还有一大堆妖精和妖怪。

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是宇佐见静子小姐。她是二次幻想入的外界人,认识在座的各位,所以,大家也不必再逐个进行自我介绍了,把我让你们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就行了……”

你看着众人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贴到你的笔记本上,绝大多数都给的是自己的签名照,然而也有一部分是给的自己特色的礼物。米斯蒂娅和美宵在你的笔记本上,贴上了自己饭馆的广告,铃瑚和清兰也贴上了自己的团子介绍。魔理沙在你的笔记本上留下了一个自己研究出的魔法阵,据说这个魔法阵可以保护这个笔记本不受尘埃的侵扰,始终保持光洁如新。文文在你的笔记本里放进了一张不知什么时候拍摄的跟你的合照,还配上了自己的一根羽毛。琪露诺试图复制一套自己的冰翼粘在自己的照片上,然而被大妖精挡下了——即使贴上去,带走之后也会化掉的啊!

看着幻想乡的众人赠送的特别礼物,你向着神社里的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。“感谢八云紫,感谢在座的各位...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还能够与你们再见面...”你转身,走进八云紫准备的隙间之中。

 

 

第一章尾声 真的只是一场幻想?

 

你在自己公司的办公桌上醒来。

原来一切的一切,只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已。

时间即将到达打卡点,你走去打卡签到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 

下班后,你按照自己的印象,来到了那条小巷。你向住在周围的路人询问那个酒馆的具体位置,却得知那个小巷根本没有岔路,两旁都是住宅,根本不存在一条所谓的岔路,更不存在你描述的那个小酒馆——毕竟只是梦中的场景,只是一场幻想,不是么?

 

你颓然地回到了家。然而,当你将你的小包甩在自己沙发上的时候,额外的坠手感使得你不由得打开你的小包查看。

你的包里,多出了一个普通的笔记本。你颤抖着手打开了它,扉页上,娟秀的字迹,只写着一句话——

“幻想乡全体,敬赠宇佐见静子 幻想乡第136季春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