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 平静的生活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距离你那一次的经历,已经有了两年多。
自从那一次进入了幻想乡之后,你便没有再见到幻想乡的任何一点消息。
那一面小小的镜子,也再无法映照出那个世界的景象,晚上的梦中,也再没有见到哆来咪为你引路。
如果不是那个笔记本,或许你根本不会相信,你所深爱着的那个世界,是真实存在的。
那个笔记本,由于离开幻想乡时间太长,魔理沙放置的魔法阵,也逐渐失效,使得上面落下了一层细细的灰尘。
期间,你曾无数次前往那个你误打误撞进入的小巷,希望能够再一次进入那里,然而每一次,都只能看见连排的居民楼,连一个岔路都没有,周围的人也渐渐习惯了你的寻找,只把你当做一个怪人,或者是一个游戏玩疯了的疯子——当然,也有人,把你这种寻找,当做是另一种圣地巡礼,只不过,你这个巡礼,是巡到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吧。
你依旧是回去之后,偶尔会打开东方,来一盘精彩刺激的弹幕游戏,然而,经历了那一切之后,你总希望能够身临其境,看看幻想乡里的少女们,是如何进行真正的决斗的,只可惜,这一切,只是奢望罢了。
或许,当初的一切,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?

第一部分 神秘的信件
这天早上,在你出门准备去上班的时候,意外在自己的门口收到了一封信。
都什么时代了,还用这种原始的方式交流?如果真想写信,也应该直接走快递才对啊。
你捡起那封信,摸了摸,里面似乎除了信纸,还有一根硬硬的东西,再仔细看看了下上面的发件人信息,是一个你压根没见过的地址,而收件人,却让你大吃一惊:写给你的信件,居然写着寄给“宇佐见静子”,而不是你的真名,并且,信件并没有贴任何邮票,也没有写着你居住的地址。
这封信是谁写的?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地址?难不成这封信是从幻想乡里发出的?
由于时间仓促,你也不再想那么多,便随手把它放进了包里。

今天的工作完成地意外的顺利,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钟头,由于需要等待下班打卡,所以你把那封信从包里面拿了出来。
你拆开了那封信,仔细读了起来。

尊敬的静子小姐,
你好。
我是河城荷取,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,上次你也见到了我本人。
不用惊讶,这封信,是通过时空间隙发出的,幻想乡的其他所有人,都无法追踪到这封信的去向,也并不知道我已经请求了你的帮助 。
幻想乡正在经历一次巨大的危机。大结界的强度,本来经过长久的维护,和消散速度正好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,然而,最近我们发现,幻想乡的结界,正在吸收来自外界的力量,即使我们不进行加固,结界本身的强度也在不断增加。这种加固的最大后果就是严重阻碍进出幻想乡,即使一般的幻想乡居民无需进出,但是这种加固,使得幻想乡内外的物质交换,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幻想乡内各种有害物质的浓度正在不停增加,而魔法的总量也在减少,这种增减幻想乡本身无法消化,只能够通过和外界的连通,联合外界一起才能解决。
这个危机,或许只有你才能解决。毕竟,你上次成功通过那面镜子进入了幻想乡,所以我们想利用那面镜子,在逐渐固化的大结界上打开一个缺口,
信封里面的卷轴上写着从你的世界进入幻想乡最快的的路线,还请你尽快到来。
附:请带上那面镜子,如果可行的话,请将上次那本笔记本也一并带上。
河城荷取

幻想乡出事了?你的心里咯噔一下。
你打开了那个卷轴,但是卷轴上面的标记你完全没有头绪。卷轴上方没有标记任何地名,而是四个坐标和方向,还有一些不知是提示还是指引的话,按照地图给出的方向行走,就可以抵达荷取提供的位置。
但是,这里不是幻想乡,你也不会飞,根本不可能严格按照方向前进,所以直线前往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当然,最最基本的地图使用能力你还是有的。你打开了你的电脑,调取了你住处附近的地图,一次一次标出了荷取给出的关键点的位置。你将这份加上了标注的地图用公司的打印机打印了出来,和荷取的卷轴放在了一起。
现在,唯一的问题,就是前往地图上的每一个点了。

第二部分 水上的意外
你来到了你标记的第一个点附近。
第一个关键点在你家附近的湖上,晚上的湖风徐徐吹拂着你的脸,湖上的渔船满载着一天的收成,伴着如豆的渔火缓缓向着岸边驶来。
你找到了一名即将前去收网的渔船,询问他们能否将你带到你的第一个标记点那里,没想到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你坐着对方的渔船,向着那一个标记点出发。

行船至半,你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但是经验丰富的渔夫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。傍晚时间,由于太阳刚落,因为水陆性质不同,此时应该会在湖上刮起风来,但是无论船向着哪个方向前进,周围一丝风都没有,除了渔船发动机的声音,几乎是一片死寂,甚至路过另外一艘渔船时,在这样近的距离上完全没有听见对面的声音。
“今天怕是见了鬼了,小姑娘,你为啥要跑到水上那个地方去啊?”渔夫一脸不解地问你,毕竟若非是为了收网,一般也不会答应这么奇怪的请求。
你自然也难以向对方说明幻想乡的存在,只能说自己曾经有重要的东西掉在那里了,想借着渔夫的工具试着捞一下,渔夫也不疑有他,只是皱着眉头向着那个位置开去。

你们一行人到达了那个点,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不是说进入幻想乡的最快通道吗?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生?此时,你掏出了那个卷轴,意外地发现在卷轴上,第一个坐标亮了起来,此时,意外却发生了:你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抓住,掉进了水下,渔夫试图用停船的木棍拉你上来,仍然失败了,你只能任凭那股力量将你拖入水底。
咕嘟,咕嘟,在长时间的憋气之后,你张开了嘴,却发现没有水灌入你的口中,你试图用鼻子呼吸,没有异常,然而,耳边那咕嘟咕嘟的声音,还是不断提醒着你还身在水下。
这就奇了怪了,难不成这是在梦境之中?但是,先前的憋气感却如此的真实,证明这一切发生在现实之中。
你感受到你的身前被劈开了一条窄窄的通道,虽然不宽,但还是让你想起了摩西开海的神话。你顺着通道向前走,看到了湖底的一个废旧的机械零件。
难不成废了老大劲才到的地方,就为了让我看下这个?但是你也不想就此罢休,于是乎翻动了那个零件。
轰隆——你感觉周围天旋地转,周围机械的声音提醒你,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时空。

第三部分 时钟之心
你在一个你完全没见过的地方醒来,周围满是齿轮的咬合声,伴随着一系列有规律的启停声,这一切使你反应过来自己在一个钟表里。
自己怎么会在钟表里?自己难道变小了?然而,顺着钟表的裂痕向外看,你才恍然,原来并不是自己变小了,而是这个钟表实在太大了——这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代,巨大的钟表架在塔状的钟楼上,为整个城市提供时间的指引。
因为这已经不是你所熟悉的城市,因而打印的地图已经没有什么效果,你无奈地拿出了卷轴,却发现第二个坐标已经亮了起来。难道说,前一次的传送,瞎猫碰见了死耗子,刚好被传送到第二个坐标点附近了?
按照坐标的意义,你需要抵达的地方就在这座钟楼之中,但是,由于垂直高度实在太大,倘若按照平台顺序一层一层向下寻找,虽然找到位置的几率是百分之百,但是将要耗费的时间将无法估量。
你看着那一张卷轴,上面写着一句话:“在这时间漩涡的中心,有你想要寻找的真谛”,时间漩涡的中心?现在连时间本身都不清楚,还想去找所谓“漩涡的中心”,这不是痴心妄想吗?
然而,循声而来的钟表工人找到了你。你向他描述了你想要找的东西,然而这样一句语焉不详的东西让他也有了兴趣,于是乎他给你讲起了这个钟表的传说。

传说当年钟表建成时,时针和分针套上的中轴,曾经断裂过数次。
离奇的是,每次都是时针和分针被套好之后,在午夜的十二点整,中轴突然断开,随后时针和分针伴随着断裂的中轴落下,曾经差点将想观看钟表夜半钟声的观众砸扁。
后来,当改换了多种材料仍然无效的情况下,市长请来了一位不知从何处来的魔法使,经过占卜之后,对方称,时钟缺少一颗“时钟之心”,需要有着特殊魔法加护的材料作为表轴,才能够保证整座钟表的平稳运行。
于是乎,市长按照魔法使的要求,找到了那种材料。据说材料来自于很远的某个与世隔绝的地方,那里的人相信魔法的存在,也能找到很多已经被城市人们所遗忘的东西。每五年市长任期结束前,每一任市长也会去请那边的魔法使来加护表轴,至今钟表已经经过百年,表盘都已经开裂,但是走时却无比精确,除中间因一次地震暂时停摆外居然未差一分一秒。

你听到这个故事,感觉到豁然开朗,那个魔法使,不就是从幻想乡来的吗?那么,现在最大的问题,就是找到时钟之心了。
你按照工人给你提供的楼层号,来到了表轴所在的平台,既然每五年幻想乡还会有人前来维护,那么幻想乡到这里的通道就是完全畅通的。想到了这一点,你向着表轴走去。
表轴是用一种你不清楚的材料制作的,看起来像是某种金属,和你预想的使用某种幻想乡出产的宝石制作的表轴大相径庭。因为这是维修平台,所以你可以轻易地接近表轴,仔细端详上面的所有细节。
观察之后,你有些失望,毕竟光滑的表轴上面并没有刻着任何文字,你轻轻地用手触碰表轴的表面,也没有再次发生上次那样的传送。
这就奇了怪了,明明关键点是在这里啊?此时,光顾着揣摩卷轴上位置的你不小心被平台上的什么东西绊倒了,表轴被你的身体推动,发出“咔哒”一声,随着声音响起,时钟居然开始倒转,两个指针纷纷指向十二点整的方向,你的视线再次模糊了起来,又一次传送,开始了。

第四部分 历史的长廊
你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。周围,像是你曾经在某部电影中看到的四维空间的展示,世界上的一幕幕按照时间的顺序,如同一场场电影一样,在你周围展开,你被时间的流推动着,向着无尽的远方前进。
借着那些场景投射出来的光,你再次掏出了卷轴。在这里,因为方向失去了意义,所以前进的角度完全可以忽略,现在要做的,就是如何找到正确的关键点场景并且跳进去。
卷轴上并没有写明具体的时间点,坐标对你来说也并没有什么意义,但是你想到了一点,那就是这个关键点,是倒数第二个关键点——最后一个关键点,必然是幻想乡本身,那么现在,你只需要找到幻想乡所处的场景,就可以了。
时间的流将你推着向前,所以里面的每一个场景,都是当下所发生的事件,这使得你更加容易判断哪里才是幻想乡。

经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,也不知道消耗了多少的运气,你来到了一个你熟悉的场景前。那是博丽神社,你甚至可以看到灵梦和魔理沙坐在神社的门口。
你试图踏入那一个场景之中,然而,有什么人拉住了你。你回头一看,居然是上白泽慧音。
“你怎么会从这里冒出来?”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我先前到了一个钟表那里,然后就被传送到这里了。”
“这里是历史的领域,也是我能力最强的施展地。我创造和抹去历史的能力能够在这里被发挥到极致,所以,在这里,我希望你对我说实话。”
“我只是按照一份奇怪的地图前进,然后被传送到了这里,刚好看见了幻想乡,就想着直接进去了。”
慧音接过了你递过去的卷轴,看了一下上面的描述。
“原来荷取说的那个人是你。因为这条路径连我都没有走过,所以荷取也算是让你冒了一次险,最后一段必须要借道历史领域,所以我也知晓了她的计划。说实话,一个普通人能够在如此之大的信息量下还能够保持如此的冷静,我觉得,你这一次来到幻想乡之后,要学着去修炼自己的一些能力了。”
“但是,现在的当务之急,不是先去到那个关键点吗?”
“是这样的,所以现在,我要带你去那个关键点——也是荷取的研究所里。跟我走就行了,毕竟你的到来,现在除了我和荷取,没有人知道,也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。”
你跟着慧音在领域里前进,踏进了一个场景之中。

尾声 再入幻想乡
荷取坐在自己的工作台前。
“这个时间,她应该到了吧?”
于是,荷取走到她预设的点位上。
机器中,一种波动,像涟漪一般传开,伴随着微光,你和慧音从领域中走来。
“欢迎再次来到幻想乡,静子”